Skip to content

第五章 我的家庭

我會以開朗的態度和他們相處,讓他們知道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談論,我永遠都會在他們身邊協助他們解決疑難。 除了擔當父親的角色外,我也希望成為他們的朋友。我也明白要盡量了解他們的處境,回想自己與他們同年紀時 的想法。但身為父母,當子女遇上任何困難也要給予他們正確的指引。我明白今時今日的孩子並不好做。

我真的十分懷念我不在孩子身體的日子,他們轉變了很多。例如我的孻女謝斯雯在 1993 年季後賽快要完結時已學會 爬行。我錯過了她學習爬行的階段,我真的很懷念她學習站立的時刻,嘗試走路但不能的樣子。我很懷念這一切。

我很享受這段婚姻。但當初我和祖安妮達結婚時郤使我陷入困境之中,就好像快要崩潰一樣。每個人也認為我會較為 成熟和穩重,而我亦嘗試表現成這樣子。但是,我那時只得 24 歲,對外界的要求無所適從,甚至失去自我。相反, 祖安妮達比我年長四歲,已經歷過我當時的境況。故此,當我們相遇時,她己比我更為成熟,而我還是在創一番事業 的階段。所以,要與她融洽相處和一起生活,我便要使自己有她一樣的心智。我慶幸自己作出了結婚的決定,因為它 為我的人生揭開新一頁,尤其是籃球以外的生活。我們的關係十分要好,她就像我的母親,當然我是指所有母親有的特質。 當我遇上問題時,即使是籃球方面的問題,我也能向她傾訴。雖然一提到球賽她便會有些偏見,但我們仍然可以無所不談。

我們的孩子喜歡游泳,但我對游泳完全沒有好感,因為我有太多可怕的回憶了。當我 7 歲時,我和一個朋友在家鄉威明頓附近游泳。 由於我不太懂泳術,所以我們只是在嬉水和隨浪浮沉。突然,一個巨浪把我的朋友捲走了。我知道他快要下沉去,令我首次感到死亡的威脅。 我當時十分驚慌,身體也正往下沉,他也意圖拉著我而不想被沖走。他需要幫忙,但我實在救不了他。因為我並不懂游泳。我盡力阻止他被沖 出大海,希望使兩人逃離險境。最後,我逃過鬼門關並返回岸上,但他郤不再返,遇溺而死。這就是我從不玩水的原因。

不僅如此,我 12 歲時也差點因游泳而喪命。那時,我們剛剛奪得州際棒球冠軍,並盡情地慶祝著。人人也跳進泳池耍樂,雖然我不懂游泳,但也想與 大家一起慶祝一番。於是我便坐上一個沙灘球上撥水前進。後來,有個小孩想做深水炸彈,那種屈起雙腿,雙手抱膝,濺起大量水花的跳水方式。於是在他跳下水時撞了我身下的 沙灘球,我繼而往下沉,在水中浮沉了數下後,其中一名隊友及時捉緊我的手,把我拉到泳池邊,否則,我可能已凶多吉少了。

然後又有一次當我在北卡羅萊納大學的女友於週末回家途中給淹死。那是紀念日的星期天,威明頓刮起大風,下者傾盆大雨。她在水深及膝的街上澗水而行,忽然一個急流把她絆倒, 由於水流太急,她無法站起來。最後更被沖出大海而溺斃。那只是及膝的水深啊!

這樣還未夠,北卡羅萊納州有一條規例,就是學生要通過游泳測試才可畢業。我當時十分幼稚,縱然不懂游泳也會通過測試。測試的要求是來回游直池一次。 我勉強地游了過對面,然後當回程時,載浮載沉了兩下。在場人仕拋了一個救生圈給我抓緊。那時,除了要拚命地抓著救生圈外,我甚麼也看不到。

我知道這令人十分尷尬,但我並不在乎,不能畢業便不能畢業,讓我離開這兒。我對水有恐懼症,我並不怕向大家坦白承認。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恐怕的東西, 所以千萬不要叫我走近水邊。

我兩個兒子的性格完全不同。謝菲十分外向,性格隨和,能和任何人交談。你能與他一起說笑和玩耍。而馬吉斯的性格則完全相反,是個十分獨立的人。 除非你是女性。否則,他不會主動向你搭訕。但如果你是女性,他會整日在你身邊出現,並時常親吻你。他喜歡女性,但謝菲郤害怕女人,要慢慢才能適應。 馬吉斯實在教人難以置信,只要他四周有女性出現,他便會主動躺在她身邊,和她談天說地。實在已有花花公子格。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