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一章 第二個總冠軍

在這個連場勝利的球季,我認為最刺激的比賽,是在 2 月3 日在猶他的一戰。戰況激烈至 3 度加時再 賽,佐敦更因不滿裁判的判決而動武,實際上是他的判決不當才令我們落敗。

問題出現在第 3 次加時的尾聲,兩隊同分的時候,當時爵士隊的謝夫麥龍在後防帶球射球時,米高佐敦將球拍落,最後的 0.5 秒,其中一個裁判湯美活度判米高佐敦犯規,賽後我們重看影帶,米高佐敦只拍球而已。在那個重要關頭,應該由雙方技術決 勝,但是該裁判郤吹罰球,米高佐敦提出抗議,用頭撞向裁判,結果,爵士隊憑著罰球勝出,佐敦則被罰停賽一場,不能上陣兩 日後在鳳凰城的賽事,最後我們以 12 分之差落敗於這場賽事,因此在明星賽前一刻的成績是 39 勝 9 敗。

這次 2 連敗如果勉強要說是好事的話,就是終止了 70 勝的話 題,連敗給爵士及太陽隊之後,我們已經輸了 9 場,若要有 70 勝的話,餘下 34 場只能失敗 3 場,無論怎樣想也是沒有可能的 事,因此亦沒有人再問是否有機會 70 勝了。

自猶他戰的撞人事件之後,圍繞著佐敦的新聞非常之多。

首先是集訓前,因為球隊是 NBA 冠軍,所以得到白宮招待,但由於佐敦沒有出席而做成騷亂。如果可以 在勝利後立即前往白宮的話便好,可惜未能配合時間,結果到了季前才能夠前往,球隊之中只有我和佐 敦未能出席。當天,我因預先約了要到學校演講,為了不想破壞約定,於是沒有去白宮,而米高佐敦不 去當然亦有自己的理由。不過,外間反應郤非常之大,就因為他是佐敦,所以任何事也成為外界的焦 點,他的理由並不是政治上的問題,只是時間未能配合而已。

首戰在主場擊敗費城後,雖然連續敗給公鹿及金州勇士隊,但立即斗起來取回 14 連勝,而且狀態絕無 下降,長連勝, 短連敗,事實上,最多亦只會連敗 2 場,整季僅僅出現 3 次而已, 每次落敗令我們 更加努力,終於再上連勝軌道。

在明星賽之前,我們的成績是 37 勝 5 敗,成為傳媒及球迷之間的熱門話題,討論我們能否刷新湖人 隊,在 1971 – 1972 年球季所創下的 NBA 高得勝紀錄 ( 69 勝 ),大勝 70 場?無論我們去到什麼地 方,總有人問:「會有 70 勝嗎?」但是,我們並沒有將 70 勝的問題放在心上,積遜教練的其中一個 優點正是從不擔心一個月後的事,我們只會考慮 1 星期至 10 天內,4 – 5 場比賽的事,而且 70 勝 之舉並不是容易的事,82 場要有 70 勝,差不多每晚都要得勝,不管是多好的球隊也是個不實在的數字。

另外,在球季開幕後不久,森姆史密夫 ( 芝加哥論壇報記者 ) 推出的書『The Jordan Rules』,亦成為談論的話題,雖然我沒 有看過那本書,但亦曾看過報章的部份記載,我覺得對佐敦可說是人生攻擊,書中描述佐敦偶爾會是個殘酷的人,完全不符 現實,不過,縱使佐敦是好勝心強,對隊友諸多要求,但也絕對不是一個殘酷的人。

並不是說森姆捏造事實,但他的確有些誇大其詞,在場上所說的話,可能是由於激戰而引發出來的,沒有球員可避免,如果不能 忍受的話就只好退出,我認為籃球是一項壓迫力極重的運動,發洩感情是必然的事。因此在場上的說話絕對不會帶離球場,一切 都是誤會而已,就算在比賽中針鋒相對,也不損場外的感情。實際上,我們相處融洽,如果看過那本書後,會認為我們是不和的 話,那便大錯特錯了。

Pages: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