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四章 – 關於渣巴

渣巴喜歡聽爵士樂,收集波斯地毯,對黑人的人權問題很有興趣與研究,只是這個話題沒有記者有興趣,他不太喜歡跟媒體互動,跟隊友間的交流也十分冷淡, 人際關係更是有名的差,與父母的關係則在他執意改名後落入冰點。一直到 83 年渣巴豪宅遭受回祿之災,收到各界的關懷後冰山才開始溶化, 而到了屆退的那幾年,他更是被媒體包裝的慈眉善目,渣巴對此相當意外,他自承以往一向是媒體冊封最尾的壞孩子。

很少人退休時像渣巴一樣風光,除了接受各城市對他的致敬,最後在洛城的告別秀中,渣巴的小兒子登場唱國歌,算是為他多年前拒絕效力奧運國家代表隊的和解。 湖人頭號球迷尼克遜﹝Jack Nicholson﹞則戴著他在電影「飛躍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的帽子出席, 因為他認為渣巴選擇退休一定是在跟他在戲中一樣瘋了,湖人隊員則送了部勞斯勞斯,魔術手莊遜甚至還寫了篇文章來紀念他。不過他們也沒安什麼好心, 當年 6 月 13 日,湖人隊在論壇球場輸給活塞隊後,他們扒光渣巴身上的紀念品,除了護目鏡是出於自願給了禾飛外,其餘都被洗劫一空,球鞋被史葛﹝Bryant Scott﹞ 拎走,外套被魔術手帶回家,據說貼身短褲則是收藏在教練萊里的衣櫃中。

退休後渣巴曾去過台灣作秀兩次,第一次的比賽渣巴打得意興闌珊,只得 14 分,拿手的勾射也草草虛晃兩招,比賽勝負底定就先行離場, 連給林口體育館的球迷一個起立鼓掌的機會都沒有。之後魔術手欲率隊登台表演,因不能入境,由渣巴再行率隊到台灣。

圖片取材自 crispersonaltrain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