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四章 我的工作

打籃球並不是我的工作。對我而言,踏出球場的一刻,才是我工作的開始。這就是圍繞打籃球的一切其 他事務。我的工作是要推銷商品,為公牛隊效力,達到別人對我的期望和與傳媒接觸等等。這便是我的 工作。

我記得有一次在聯合中心的公牛隊更衣室,當我們以 95 比 89 擊敗新澤西時,一名已追隨公牛隊兩年 多的記者﹝我想他是來自其他國家,或許是法國﹞在我快要離開時問我:「米高,你會否介意我問你一 些與球賽無關的問題嗎?」為什麼他們時常喜歡問一些與球賽無關的問題?他們每晚都看似來自其他國 家,例如法國、荷蘭、日本、德國等等。他們會否問其他人這些問題?

本來這是一個完美的夜晚,打敗新澤西,取得 30 多分,然後和妻子共住晚餐。但是,由於他遠道而來 ,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我便笸他閒談數分鐘。

「你最喜歡哪一齣電影?」他問。

「『人鬼情未了』,你看過嗎?」

「你願意花少錢去購買一支可令你隱形的藥水?」

「很多。」我說。「例如我現在便很想買。」

「你知道自己有多少錢嗎?」關於金錢的問題是十分私人的,故此我對他開了個玩笑,看看袋中有多少錢 。接著他說想知道的是我全部財富的數目,而非現時身上這刻有多少錢。

「問我妻子吧。」我告訴他。

「你會否在孩子睡覺前,講故事給他們聽?你喜歡講甚麼故事?」

「這要視乎他們的喜好,並非我喜歡說甚麼便說甚麼。但是,我通常會說隱者龜的故事。」

他說只問兩個問題,但現在己問了五個,不過我不想就此終止訪問。

「你認為其他星球會有生物存在嗎?」

「我不知道。你認為呢?」

「米高,你和 E.T. 接觸過嗎?」

對於這條問題,我實在忍不住大笑起來:「我不知道。」

我笑答:「我想應該沒有。」

通常面對傳媒,我都不會應到特別困難,因為我喜歡與人相處, 這是我的性格。我相信只要你尊重別人,別人也會同樣尊重你。 雖然我發覺這並非絕對正確,但我仍然會盡力做到最好,因為我 喜歡和某些記者相處。其中有些十分誠實可靠,我不令他們的工 作因我的態度而變得困難,所以我會尊重他們。但可惜我所付出 的尊重和我得到的並不成正比。

我明白當一個人有知名度時,其他人便會開始對其諸多抨擊。當 你處於高峰,有些人便想拉倒你。我接受這個現實,但我永不會 想到希望我倒下的人竟然是一些我認識,曾共同相處過好一段日 子及我對真誠坦白的人。

令人最感困難的就是「佐敦定律 (The Jordan Rules)」這本書的 面世,作者在出書前完全沒有徵兆,在沒有跡象下在書中對我展開一些不公平的抨擊。這完全表現了作 者自私的一面。如果他多年來都假裝成是我的好友的話,為什麼不至少讓我知道他背後做著些什麼?反 而要我蒙在鼓裡,然後突然出書中傷我,令我有被出賣的感覺。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