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八章 壞孩子

底特律教曉我們在比賽中如何保持冷靜和堅守目標。他們採用激起對手情緒的策略來威嚇、分化和征服 其他球隊。活塞隊的球員會設法激怒你,希望你因此而失去自制能力,所有刻意的推撞、咒罵和嘲諷, 目的是打亂你的作戰計劃。這便是 丹尼斯洛文 ( Dennis Rodman ) 比賽的一貫作風,刻意惹怒對手,使他們不能全情投入比賽。如果他能成功地擾亂對方的情緒,在體能上他便會更輕易壓倒你。當時執教 底特律的是卓克戴利,他早已盤算好在比賽中如何對付我。活塞隊為防禦我而設定了一系列的策略,名 為 “佐敦定律 The Jordan Rule”。以我所知,這套策略是母當我取得球後,他們便會用盡各種不被球證 看見的小動作如推撞、拉扯和撕抓等來對付我。如果我強行上籃的話,他們便會不惜一切猛力地撞擊 我,甚至令我受傷倒地亦在所不惜。這就是他們針對我而設的懲罰性攻擊。如果不幸跌進他們的圈套, 你便會失去理性,對他們施加在你身上的無理行動作出報復,因此,我們一定要學會沉著應戰。當我們 明白如何應付底待律後,公眾也漸漸看清他們低劣的手段。我相信有一些底特律的超級球迷還會堅持球 隊的作戰策略是正確的,但是,其他人開始明白他們的真面目,即使他們連奪兩年總冠軍,球迷只會視 他們為一群以暴力控制球賽的惡霸。他們扭曲了比賽的本質。

當我們懂得與他們對抗要保持冷靜時,我們便成為模範的球員,因為我們以傳統的作賽態度去參與比賽。 他們沒有實力壓倒我們,又不能以慣用的策略來惹怒我們,結果在 1991 年的東岸決賽,我們直落四場將 他門淘汰出局。他們表極度憤怒,在離開球場前甚至沒有和我們握手。

沒有人會記起祖杜馬斯 (Joe Dumars)、約翰沙利 (John Salley)和雲尼莊遜 (Vinnie Johnson) 在賽後 曾恭賀我們,反而會記得比賽完結時艾西亞湯馬士 (Isiah Thomas)、標林比亞 (Bill Laimbeer)、麥克 亞奎 (Mark Aguirre) 等於我們的後備席前莫視而過。他們不配當上運動員,因為他們根本不明白或不 理會甚麼是比賽精神,這便是現時比賽強調的東西,你有責任在比賽中展示何為比賽精神,這是每個運動 員應有的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