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二十六章 傳奇人物

魔術手莊遜 親述《前湖人球星》

關於米高佐敦的籃球事蹟,我可以很容易便寫滿一本書。他很可能是籃壇史上,各方面都最具影響力的 球員。他取得過勝利,在球場外賺取過最多的金錢,影響過不同年代的人。

即使他退休,相信依然永遠有其影響力。他是其中一個 永垂不朽的籃球員。只要記著,他是世上最觸目的運動 員。籃球員身份以外,他無論於球場內外也是顆超級巨 星,而從來都無人能及。

在球場上,我看過從前的佐敦和現在的佐敦。他從我和 萊利布特的身上得到了領悟並說:「看!我今晚取得 40 分,而球隊依然勝不了。」因此,在對波士頓的一場季 後賽中,他取得 60 多分 ( 86 年 4 月 20 日,個人獨 取 63 分 ),然後說:「豈有此理!若果我取得 60 多 分而仍然輸掉比賽 ( 公牛以 131 比 135 兩度加時比賽 後不敵波士頓 ),那麼假如我能減少個人得分至 35, 然後幫助其他隊友取得 15 或 20 分,這樣我們便可贏 得多一些比賽,甚至是總冠軍。」而這正是他在多年籃 球生涯裡體會到的寶貴知識。

佐敦經常都是那麼出色。他能夠輕易地每場取得 30 分,其他人則要幾經掙扎才能做到。但你知道嘛, 你把我或米高佐敦放在這個情況中:「好!今晚湖人和公牛作賽,球場上擠滿了球迷和名人,全國電視 都會直播這場比賽。」他便會說:「我今晚要取得 55 分。」所以,不但佐敦般偉大的球員需要精彩的 比賽,而他亦同樣創造出精彩的比賽來激勵自己。這就是他的一切,創造一場又一場的經典球賽、製造 一幕又一幕的奇蹟場面。

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甚至不能領會這個境界,只有少數人能達到這個水平,而佐敦卻在一晚又一晚, 一場又一場的比賽中達到這個水平。這將會成為他的傳奇:大部份的人在壓力下都會退縮不前,而他卻 會勇於面對。

你要知道,作為一位能驚御球賽的後衛是有很多因素要考慮的。首先,他要控制好後場,這比任何位置 都困難,因為你要兼顧很多方面的工作。你要帶球上前,使隊友守好崗位,然後知道何時應該策動攻 勢,何時應協助隊友取分等。

所以你看,後場的球員經常要動腦筋,而佐敦的智慧要比他人優越才能勝任這 項工作。也就是因為他能在這個位置上做到無人能及,才獨顯他的非凡之 處。當他抬起頭來,看見對方的四名球員正盯著他,他仍自信能操控球賽 說:「我會越過你,然後擺脫你,再從你身邊扭過,最後在你面前灌籃。」

他內、外圍都兼顧得宜,而且可憑速度 和彈力越過你,所以是不能阻擋的。但 是,大眾只對他舉世無雙的取分能力 推崇備至,卻忽略了他在防守方面的貢 獻,因此他能在球場上封殺任何一位球 員。無論是矮小而敏捷或高大而強橫的,他都能找出其弱點並逐一擊破。

我知道他對球賽有何意義。你不能用金錢去衡量他對球賽的貢獻。縱然他的確賺取了大量金錢。至於奇 雲加歷治 ( Kelvin Garnett ) 能簽得一份一億二千八佰萬元合約 ( 於 97 年,這個大前鋒和明尼蘇 達木狼隊簽下一份六年一億二千八佰萬元的合約 ) 也是因為三個人所致:我、萊利布特和米高佐敦。 三人之中有兩個人經已退休,但佐敦仍然在陣中。我們一同推高電視收視率,增加入場的觀眾,提高 NBA 的受歡迎程度,這正是 NBA 能賺取大量金錢的原因。而某些年青球員,真的相信自己值一千五百 萬美金一年。其實他們能有這麼高的身價唯一原因就是佐敦。

佐敦不能永遠在球場上比賽,雖然這是一件妙事,但卻絕對不可能發生。當他離開時,NBA 便會有所改 變。因為大家已經太習慣擁有他,每晚習慣看他比賽,習慣歡迎他到城中。情況就如你到你最喜愛的餐 廳,點你最喜愛的菜,希望每次用相同的方法烹調。但當情況改變,餐廳已換了一名新廚師,然後你會 說:「甚麼?你瘋了嗎?」米高佐敦的情況亦一樣。他就是那個廚師,烹調出美酒佳餚。當他退休時, 每個人都會十分留戀。

佐敦退休後留給大家的回憶,不僅只是他在某一方面的突出貢獻,至少我不是這樣想。他的貢獻不單是純籃球 方面,而是帶出了一種風格。你知道是甚麼風格嗎?現今我們已缺乏了具專業精神的球員,但他卻可稱為專業 中的專業。練習時做好本份,比賽時完成任務。他推廣 NBA,宣揚籃球運動。他是運動史上其中一位最偉大的宣 傳大使,這是你不能忽略的。這就是我喜愛他的原因:我和他在芝加哥的運動中心健身,他正在舉重,一群年 青人說:「噢!我希望和佐敦打球。」那時我只有一雙普通的跑鞋,而佐敦卻有自己的專用球鞋。於是他便在 健身中心內的球場和這群年青人打球。你明白這對那群小伙子的意義嗎?他們將永世不忘當天發生的事。他和 這群小子擊掌笸表演各式灌籃。令他們幾乎樂極而泣呢!

他給人刻骨銘心的印象,世上無人能及。他那份親切的笑容、令人難以忘懷的獨特氣質。他的成就永遠 超越於球賽,他將永遠高高在上。他即使不再打籃球,但仍會是人中們心目中舉世觸目的超級巨星。

有時當我深夜躺在床上,便希望可以像米高佐敦般空中飛翔,只要一次便夠。雖然我猜想這是夢境,但 相信我,我並不是唯一有這種想法的人。看看,即使當你進入夢鄉,米高佐敦也能影響你。

那麼多年,我知道這一直是個十分美妙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