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三章 (第六節)

狂奔的公牛群──好戲在芝加哥上演

哪怕是當年相互拚鬥得厲害之際﹐大家在心裡都存有尊敬之意。正因如此﹐那些比賽才會那麼偉大。我們遇到可敬的對手﹐自然會拚命﹐反之就沒有發行人必要了。因此當我身為公牛隊成員的第一天﹐走進更衣室之際﹐應該直接走到史葛迪 柏賓的面前說﹕“啊﹐兄弟﹐我很抱歉。”──有這種想法那就太瘋狂了。並不是說我這樣做而他接受了我的致歉﹐兩人握手言和就一切都沒事了。那是沒有用的﹐也沒有必要這樣做。

在那段屬於“壞男孩”的歲月裡我做了不少事﹐那些都是過去的包袱。我現在也做同樣的事﹐不過已比過去聰明一點了﹐會視情況而定。柏賓受傷的事發生後﹐他休息了幾場球沒打。我不認為是我讓他暫時休息的﹔應該是他自己的問題。我想他大概有點怕我﹐在打球的時候可能老是想著﹕“這可怕的傢伙總是跟在我的屁股後面﹐讓我沒辦法施展開來。”

突然間他得了偏頭痛的毛病。很多人以為那是假的﹐不過我認為是真的。或許他腦子裡太在乎丹尼斯洛文了吧。他得的是偏頭痛﹐那很嚴重﹐得這種毛病﹐就沒辦法打球了﹐因為無法集中精神。

不是我讓他得偏頭痛的﹐我認為是媒體造成的﹐他們在整個賽事裡都跟在他後面。我在球場裡只是盡我的本份﹐讓他以為第二天必須要做些什麼來彌補當天他所做的。在那個時候﹐我會盡力封阻任何人﹐不只是史葛迪柏賓而已。

在公牛隊我選擇91號的球衣﹐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聯盟方面必須同意──他們必須同意55號以上的任何數字──他們也真的同意了﹐令人驚奇吧。或許他們認為這對我是種施捨。

我選91號是因為拿不到原來的號碼10號。鮑伯拉夫〔Bob Love〕在該隊時穿 10號﹐人與球衣已同時退休了。9加1不也等於10嗎﹖何況打緊急求救電話時前兩個號碼為何﹖了解我的意思嗎﹖找人來救火時撥打什麼幾號﹖〔注﹕美國的火警報案打911〕

我們季前熱身賽第一場是在皮奧利亞〔Peoria﹐伊利諾州中部一城市〕舉行。那就好像是搖滾樂團旅行演唱一樣﹐所到之處人群團團圍住又叫又嚷的。這正是菲爾積遜在換來我之後﹐跟他兒子說的話﹕“我們不需要要去湊熱鬧。好戲就在我們身上。”

在那第一場比賽裡﹐我發了頓脾氣。裁判有點離譜﹐吹了我一次犯規讓我很不爽。我拿起球砸向籃板後方的計時器﹕當然﹐我又給吹了個技術犯規。

在跟著鮑伯希爾的一年裡﹐他訓練我學會在發生事情之後立即看著教練。他會站起身來命令別人進場把我拉出場外﹐他的臉上會帶著可怖的表情﹐就好像因為我做了什麼蠢事導致世界末日一般。遇到這種事的時候﹐他會在發球之前叫人站到記分台去為我查記錄﹐然後利用這段時間把我拉到邊線訓斥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