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五章 (第八節)

吃敗仗──偉大的聯盟走偏鋒

只因為我會打籃球﹐我就必須假裝能夠給你人生的指引與方向﹐這公平嗎﹖認識我之前你是怎樣過日子的﹖認識我之前你是怎樣工作﹑上學的﹖在你把自己投射到這偶像化身之前──只因為你發現真的喜愛﹑崇拜﹑仿效此人──你的人生“是黑白的還是彩色的”﹖只因為這個人會打籃球﹐你就真的要穿上印有他畫像的運動衫假裝自己就是他嗎﹖

我不認為然。我們是運動員﹐我們不能為別人安排生活﹐那不是我們的職業。我們沒有所有的答案﹐老兄。我們之中或許還有人對人生有疑問呢。如果你從我的角度來看﹐為何我要讓你相信我所相信的呢﹖如果我這麼做﹐那就是讓自己跌進陷阱裡去。就是有人等著對我這種落井下石﹐若真的失足了﹐他們會說﹕“哦﹐我早就曉得會這樣的。我早知道了。”

我為什麼要相信這種人﹖我為什麼要相信他是個不會讓我失敗的模範﹖

今天的社會是一團糟。孩子們在住家附近就有很多誘惑了﹐根本不必擔心我對他們有負面影響。NBA的寵兒們認為我樹立起壞榜樣﹖他們真該去街頭看看﹐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了。你沒那麼重要﹐兄弟。

毒口的泛濫如同小河流進街道﹐少女懷孕年齡層越來越低﹐得愛滋病也不分年齡。我的女兒愛麗絲長大之後﹐我曉得她也會遇到麻煩的。我會把所知的全都告訴她。我會這樣說﹕“如果你要造愛﹐就用保險套。”要注意安全﹐要小心。我不能叫她不要去。如果這樣做﹐她反正還是要去的。為了跟我賭氣她還是會去做的﹐我只能教導她﹐給她意見。

我認為很多事情讓孩子自己去決定﹐他們會比較尊敬你。如果你告訴他們﹐可以搞性關系﹐但是要小心。他們就會注意﹐然後會這樣想著﹕“他說我可以搞性關係﹐但是你知道嗎﹖如果我不想做﹐也就不必去做。”

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明明白白的。你曉得其中沒有詭詐﹐要接受它或忽視它就比較容易一點了。我只是想要娛樂大眾﹐並且對自己與比賽保持真實。我不對孩子們說教﹐我不跟孩子們說話。但我知道每個孩子都想要逃避﹐不管他們是住在國宅還是住在郊區別墅﹐他們都想在外面的世界裡找尋什麼。我的整個童年都在找尋一種逃避之道。在我長大到進入高中打籃球之前什麼都沒有找到。那時候也像是逃避找到了我。

當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我非常迷惑。我對我的性傾向﹑我的前途都感到迷惑。我不知道我要什麼。在國宅裡長大的孩子﹐世界是那麼地渺小。你的思想並不是訓練用來看路的。你無法猜到往左與往右走會有何不同的發展。在你的座標系統裡面並沒有目標或後果等事情。大多數的孩子都是如此﹐程度不同而已。你只是個孩子﹐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你必須在體驗錯誤當中找到自己的路﹐沒有任何運動員能幫助你做到這些。而我認為﹐如果NBA明星自以為能做到這點﹐那就相當的愚蠢與自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