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八章 (第一節)

性事──NBA的兩大支柱之一

NBA的生涯裡一半是性﹐一半是金錢。

在球場下五五分帳﹐性與金錢各半。

NBA周圍多的是火辣辣的女人﹐想要泡馬子﹐這裡就對了。不必到美式足球﹑棒球或其它的運動項目去找。在比賽場地賣騷的女人特多﹐這是籃球界的特色。在運動界這並不是什麼秘密﹐可是當“魔術手”莊遜公布呈現HIV〔人類免疫不全病毒﹐也就是愛滋病帶菌〕陽性反應的消息之後﹐這事才引起更大的注意。NBA與性成為矚目的焦點﹐媒體開始探討為何球員會成為女人的性愛目標。

每一座大城市都有一票馬子在球場裡打混﹐她們都知道球員在比賽過後會去哪裡﹐她們都是專家﹐同時其中有一些真是性感的不得了。

女人喜歡籃球員﹐她們崇拜籃球員﹐她們要跟籃球員打炮。

當我剛進入NBA打球時﹐並沒有對性事帶著心理準備﹐連邊都沾不到。因為我的過去跟這扯不上關係。可是我得很快地學會﹐事情來得太快了。

必須要學習運用隨著成為BNA球員所帶來的身份與權力﹐但是剛開始的時候﹐我覺得這樣並不太自在。我唸的大學是東南奧大﹐一所屬於美國全國校際運動聯盟的小小學校﹐並不是出身於北卡羅萊那大學或杜克大學〔譯注﹕美國以籃球著名的學府〕。在大學裡沒人找我簽名﹐可是進入到NBA之後﹐我不明白為何突然間會有那麼多人來找我簽名。

把這種景象放大一百倍﹐便能想像出NBA裡性事之全貌。如果我不能明白為什麼有人拿著紙片要我簽名﹐又怎麼會搞清楚這些女人想來跟我睡覺的奧妙呢﹖若我出身自北卡這類名校﹐那麼對NBA裡的性事便能更有心理準備了。我沒那麼好運能讀到名校﹐於是只好自己想辦法學習了。

在過去幾年裡﹐我變成了NBA裡面的麥當娜﹐運動世界裡的麥當娜。搞不清楚是怎樣發生的﹐我並不是長得最帥的球員﹐可是有不少人要找我搞。不管是女性也好﹐男性也好。

真是風水輪流轉。當我小的時候﹐女孩子取笑我﹐覺得我毫無吸引力。我既瘦又小﹐她們認為我的樣子很可笑。現在﹐她們都想要我了﹐有太多的馬子要我了。

我仍然不是全世界最帥的男人﹐可是我最有自信﹑最炫﹐克服了不是很帥的事實。這就好像我吝於施捨做愛﹐女人就吃這套。不只是女人如此﹐人都是如此。

當然﹐女人想跟籃球員上床﹐純粹因為他是籃球員。這種事遠比外界能想象的次數還要多。有些女人整天就是要找運動員上床。這種女人必須注意﹐因為她們多半是計劃好要削你的錢。聽來有點過份﹐可是我看多了這種事﹐我自己也經歷過。

她們好像有整個網絡似的﹐知道球員會在哪裡。她們知道哪支球隊住在哪個酒店﹐於是她們會跑到酒店酒吧等著。在每一個舉辦NBA球賽的城市裡都有這類“地下活動”﹔女人跑到球員經常光顧的俱樂部﹐也知道球隊下榻的酒店﹐於是在賽後到這些地方打混﹐好引起球員的注意。

她們不是白痴。她們針對球員有整套勾引計劃。我聽說她們會剪下報紙刊登的關於球員薪資的報道﹐來決定去找誰削錢。她們會取得一切必要的信息﹐決定目標再下手。對這整個過程的投入實在讓人驚異。

有幾個女孩全聯盟的球員都認識。這幾個女孩子每支球員都搞遍了﹐搞過的球員多到可以編號﹐她們也順便在找肯照顧她們的如意郎君。有些球員閒談間會提到這幾個女孩子﹐不過我不太願意談到她們。這樣在背後談論﹐仿佛把她們視為肥肉一樣﹐有點不妥。事實上﹐我對那種把搞過的球員都編號的女孩子也不感興趣。我曉得女人也評論球員──誰的床上功夫了得﹐誰是繡花枕頭──我可不想成為她們的談論對像。反正大多數的時間我並不會到球員們混過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