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八章 (第二節)

性事──NBA的兩大支柱之一

不過也有女人跟我說到別的球員﹐我的耳朵這時會自動關起來﹐沒有什麼比女人告訴你她與別一名球員的床上事情更糟的了。我該在意嗎﹖我該告訴別人嗎﹖我是不會告訴別人這種事的﹐也不會說出被提到球員的名字。遇到告訴你這種事的女人﹐等於聽到晴天霹靂﹐因為遇到這種女人表示你可能要陷入不想沾染的桃色陷阱裡了。她可能會告你﹐看看能不能榨點油水。有的時候這種女人是孤注一擲的﹐她們以為這是成名與得利的方法﹐真的很可悲啊。

談到女人以及她們所追求的﹐我可以說看透了。我曾經因為長相不夠好﹐也沒有錢﹐不為女人們所看重。因為﹐有時候我在某些地方遇到女人靠近時﹐會捉弄她們﹐拿這事開開玩笑。

譬如有一回﹐在馬刺隊的最後一年的夏天﹐我在紐波特海灘的一間酒吧喝了些酒﹐因此說起話來可以說是酒後吐真言。有個金發女子﹐大約只有十八歲﹐她咯咯笑個不停並對我說﹕“我真喜歡你﹐丹尼斯洛文。”

我那時的頭發為紫紅色﹐鼻子掛著鼻環﹐戴著四只耳環﹐展示著刺青──全副武裝。

我一本正經地看著她說﹕“你喜歡我﹐是嗎﹖”

“是啊﹐我是喜歡你的。”她說。

“我頂著紫紅色頭發﹐吊著鼻環﹐還戴著耳環──親親﹐如果我不打球你會愛我嗎﹖”

她看著我﹐仿佛受到驚嚇﹐微微一笑便走開了。她以為我會說“謝謝你”﹐並跟她握個手﹐根本不知道我是怎麼一回事。

我對性事啟蒙甚晚。青少年時期對女孩子不具吸引力﹐二十歲時我把第一次獻給了一名國宅區的妓女﹐她以二十元的代價為我和我的朋友服務。可是我從來沒有想到要在NBA裡而把失去的歲月給彌補過來﹐從來沒有這種想法。

披上活塞隊戰袍時﹐發現一件事﹕只要我打籃球﹐想要什麼女人都有。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這便是了。自NBA打球贏得的金錢與地位﹐可以讓你得到任何想要的人。金錢就是權力﹐權力便是金錢。

第一天穿上印有NBA字樣的制服﹐我便告訴自己說﹕“你已擠身NBA之林了。” 我所想的只有籃球﹐可是後來﹐發現不止是這樣。有這件制服便能暢行無阻到“妓女戶”﹑“炮陣地”﹑“爛貨天堂”。這件制服可以“打遍天下”為你而開的方便門。保險套什麼的都免了﹐走進去自己來吧﹗翻騰在女人的香閨裡。

性在我的生活中佔有重要的地位﹐我承認這一點。以我的地位﹐隨時想要都可以﹐所以我能在腦海裡自由地控制它。這就是美感所在。我隨時都能解放﹐可以這麼說吧。事實上﹐我隨時都能找來女人。給我十五分鐘﹐然後一名絕色美女就會出現。

都在那裡﹐全部。整個世界都為你而開﹐有些人為了要敲開所有的門而失去靈魂。你必須要搞清楚那裡頭有什麼﹐也必須設清楚你能從中得到什麼。能跟誰好﹖造愛的感覺會好嗎﹖還是說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再找來搞一回﹖

NBA球隊巡回比賽如同樂隊旅行演唱。年輕的女歌迷圍著樂隊﹐年輕的女球迷也圍著球隊。搞音樂﹐隨之而來的就是性﹑毒品與金錢。打籃球﹐能得到財富與女人。

運動是優雅的事﹐籃球員應該很優雅﹐必須要有自己的風格與所質﹐必須有儀態與吸引力。若能兼備﹐不管男人還是女人﹐都會看著你說﹕“天啊﹐我要他。”

我有這種風格﹐許多人想學可是學不來。現在的NBA裡面﹐我看不到其他人能做得到。我看到很多人模仿我所做的事。他們在本身所具備的以外﹐想要增加些什麼﹐可是看起來卻很假。

現在有好多球員都有刺青﹐更多的球員戴耳環﹐更多人想要迎合新世代的心。這些事對我都是很自然的。我在刺青這種事不被接納之前﹐身上就已經有啦。我戴著耳環﹑鼻環﹑臍環﹐聯盟裡的人都以為我瘋了。現在再看看其他球員﹐他們也開始嘗試做這類打扮。

我經常想讓人們猜不透我﹐可是往往卻造成失控。在聖安東尼奧時﹐電台舉辦 “叩應”調查﹐詢問人們看到的其它不同﹐似乎我已變成一種迷戀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