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九章 (第四節)

搞怪壞男孩──顛覆性別的獨狼

或許運動員挺身而出承認是同性戀者﹐人們就會懷疑﹕運動界變成同性戀的世界了嗎﹖我想﹐運動員被認為應該是完全不同於其它的真實世界。如果辦公室裡的同事是同性戀﹐沒什麼大不了﹐不就是同性戀嘛。可是若打籃球﹑棒球或美式足球的人承認是同性戀者﹐大家就會用怪異的眼光看他﹐覺得難以置信。我認為這一點道理都沒有﹐這是雙重標準。

人們用不同的眼光看我們﹐為何﹖我認為答案如下﹕人們為逃離自己的生活﹐拿運動及音樂作為工具﹐或者是觀賞運動比賽﹑閱讀運動畫刊﹑聊聊運動的事情等等。因此在如此多的人對運動有興趣的情況下﹐有人承認自己是同性戀便不會被接受。人們被運動迷住了。

這種事也不能跟別的球員談。我不能直接地問他人﹕“你有沒有想過做同性戀者﹖”沒有球員會說﹕“是啊﹐你知道人我有這麼想。我希望能成為同性戀者﹐我希望能做到。”即使是事實﹐也沒有球員會這麼講。

我不是鼓勵孩子們做同性戀者﹐只是希望他們不要因為是同性戀就不敢進入運動界了。你不能因為我承認有跟男人做愛的想法就認為我沒有男人氣概。我也不是要引導孩子們以為做同性戀者很酷﹐跟著感覺走﹐順著心意做﹐就像其它的事情一樣﹐只要我願意有什麼不可以。

別讓別人的想法決定你的本質。

每當我跟球隊巡回比賽時﹐想到大家的行李從飛機上卸下來由輸送帶轉到取行李台的事﹐我心裡就暗自好笑。大家的行李都在那裡﹐都有漂亮的衣服﹐我的也在那兒﹐裝著我的牛仔褲﹑T恤──還有些女人的衣服。

裡面或許有件鑲著亮片的露背裝﹐或許有些女人用的絲裙﹐甚至會有緊身短皮褲。你絕對猜不到裡面有些什麼東西的。

我想我是全NBA唯一帶這種衣服上路﹐然後穿上它們到酒吧或夜總會的球員。我曉得我是唯一敢承認這種事的人。

承認又怎麼樣﹖就算我是全世界唯一做這種事的人﹐也不會讓我停止下來。很多人欣賞這些球員在場上飛奔﹐進行陽剛味十足的男人競賽之餘﹐不會注意到誰在男扮女裝。

跟我打過球的人都不曉得我穿著女人的衣服出去玩。他們知道我打扮很瘋狂﹑很野性﹐可是他們目睹我的穿著時﹐也搞不清楚那是女人的衣服﹐還是同性戀的打扮。

我承認﹐那很難分辨。當我參加MTV音樂頒獎典禮時﹐我是男扮女裝的。我穿的是女人的露背裝﹐還搽了指甲油。我穿上女人衣服並不明顯﹐不過仔細看就會發現到了。

我第一次搽指甲油是在一九九四年的萬聖節。搽的是橙色與黑色﹐人們看見後瞠目結舌﹕洛文不愧是洛文。現在﹐我根本想都不想﹐我經常搽指甲油﹐大約一星期上美容院一次。這只是一件新奇的事﹐我喜歡低頭看到手上不同的顏色。

這沒什麼了不起。那不是一個人躲在家裡﹐偷偷穿上女用內衣。那不是我的風格﹐我不穿女用內衣的。我認為男扮女裝﹐即我那種打扮﹐較人們所想的更易被接納。現在有很多服裝都是做中性設計的﹐在服裝店裡有時很難分辨是在男裝部還是女裝部。

沒多久以前人們看到男人戴耳環還會昏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