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章 (第三節)

我和麥當娜──一段老式羅曼史

運動與娛樂並非完全不同的世界。我們看事情的角度經常是一致的﹐她知道不會一輩子都是性感女神的化身﹐我也知道我的運動界超級巨星的時間不會太長﹐不可能做長青樹的﹐我倆都明白這點。我們不會活在幻想的世界裡﹐以為現在擁有的一切會永遠地保存著。但是﹐我們也都想把握住機會﹐及時行樂﹐盡其所有地去經歷一切。

我們知道人家是衝著你的名氣來供養你的。我們知道誰是真正的朋友﹐誰是利用你為自身牟利﹐這方面我倆各自都有經驗。

她開始真正的喜歡我﹐因為她看出我的真實個性。她看出我與她過交往的人完全不一樣﹐她在我身上找到某些東西﹐我無法形容。我跟她在一起﹐仿佛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可是﹐有件事情我做不同﹕那就是我沒辦法叫她的名字麥當娜。我無法想像我叫她﹕“嗨﹐麥當娜。”聽起來就是不順﹐太奇怪了。結果她給我取了一個昵稱﹕“長腿爸爸”〔Daddy Longlegs〕﹐而我叫她“踢踏”〔Tita〕。我不曉得這名字怎麼來的﹐就是喜歡這名字﹐於是決定這樣叫她。就是這樣靈光一閃﹐我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蠻酷的”。

她被我吸引的另一個原因是她喜歡籃球員﹐她甚至想過要買下一支籃球隊呢。布萊恩梳亞〔Brian Shaw﹐現役魔術隊球員〕在熱火隊時曾與麥當娜一起。她可以說她“讓布萊恩梳亞成名”﹐她給了他身份地位。我可不需要這樣。她跟我說布萊恩梳亞到處炫耀這件事。我回答說﹕我不是布萊恩梳亞。

我不管你他媽的是誰﹐”我說﹕“如果我跟你在一起﹐那是因為我要跟你在一起﹐而不是因為你是麥當娜﹐或是能讓我受到注意。”

籃球對麥當娜來說﹐就好象是芭蕾舞者或是其他的舞者﹐她覺得這兩者都很雍容優雅﹐很帥﹐她欣賞。運動員真的可以挑動她的情欲﹐因為那種流暢的動作讓她非常欣賞。

麥當娜是肢體美學的鑒賞家。她深入研究過。如果你與麥當娜一樣曾經到過世界不少地方﹐見識自然比別人廣。你必然會成為某方面的鑒賞家﹐對她來說﹐這方面即為其專長。

她觀察籃球員﹐想要是如何做到那些動作的。這讓她產生很大的興趣﹐同時決定要去掘那是不是她每日生活裡最想要的東西。她能夠擁有全世界任何一個人﹐因為她是每個男人的夢中情人﹐所以她能選擇任何人。

我想﹐她決定要我。誰跟麥當娜約會﹐都會引起注目。如果是個無名小子﹐那麼沒多久大家就都會認識他了。當我跟麥當娜在一起的時候﹐引起的注意真是令人驚異。那跟我過去的情形無法比擬﹐還有人可能會以為我跟她在一起是為了引起注意。

事實是﹐更過分的在後面呢。跟麥當娜在一起最糟糕的地方﹐就是跟她在一起所引起的側目。她很棒﹐可是跟她在一起我沒辦法做別的事﹐如果你要知道我後來為什麼沒有跟她在一起﹐那就從這裡開始講起。

我一直不了解她有多麼在意這段感情﹐直到那天她在猶他州出現以後。猶他州是個大地方﹐我們正在與猶他爵士隊進行季後賽第一輪的比賽﹐麥當娜從洛杉磯飛來──她在那也有棟房子──來看我們進行該系列第三場的比賽。

我不敢相信她會跑來﹐到猶他州來看我出賽。誰要來猶他州﹐尤其是像麥當娜這種身份的人。她在正規賽季最後一場也來看我﹐但那是在洛杉磯與快艇隊對壘﹐同時她原本就在洛杉磯了。那又是另一段插曲。

她跟我說她要來﹐可是我不相信。我說﹕“是﹐好啊──等你來了再說。”第三場賽事當天﹐我待在旅館房間裡﹐她打電話來說﹕“我找輛大轎車來接你。”

這可是玩真的了。如果她只是對性有興趣﹐就不會專程飛到猶他州來跟我在一起。她對我的心意不僅止於性﹐我當時應該察覺出這點﹐我應該感謝她專程趕來﹐也應該告訴她﹐我了解到要她大駕光臨是挺不容易的事﹐可是我並沒有這麼說。我以為她是忙裡偷閒﹐於是決定要來看看我。她對我有興趣仍然造成我的神志不清﹐同時我心裡並未相信這不止是一段速食愛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