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章 (第五節)

我和麥當娜──一段老式羅曼史

打從一開始就是這樣。大家第一次見到麥當娜是在正規賽季最後一場比賽﹐我們在洛杉磯出戰快艇隊的時候。那場比賽大衛羅賓遜拿下七十一分﹐確保得分王寶座。然而全隊注目的焦點不是大衛﹐而是麥當娜坐在看台﹐欣賞我比賽。

與馬刺隊有關的人認為我跟麥當娜在一起造成士氣受損這件事﹐我覺得根本就是個大笑話。我努力地打球﹐想讓球場外的事就歸球場外﹐毫不相干。不是我在賽後把她拉進更衣室的﹐那是約翰路卡斯。跟她在更衣室外合影留念的人也並不是我﹐而是其他的球員。我沒要她到更衣室去﹐只因為她跟我約會﹐就要讓她到更衣室去招搖﹐我認為是不公平的事。

在與快艇隊賽後﹐約翰路卡斯跑去找她﹐然後抓住她──抓住她──跟她一路走回到更衣室去﹐這就是總教練哪。是誰在那裡說﹕“我們要請來麥當娜。我們一定要請麥當娜來看這場球﹗”正是馬刺隊的管理階層﹐是他們這麼說的。

沒有人指責他們﹐沒有人說馬刺隊經理階層﹐或是約翰路卡斯﹐在麥當娜來臨時候的表現是讓全隊士氣不振的原因。沒有──都說我是罪魁禍首。

我想要看她﹐可是卻不想她到球賽場地來。我知道有人會大大地加以利用﹐他們要她來看球賽﹐因為這樣會吸引更多的觀眾﹐大家都會來看麥當娜。

可是她想要來看球﹐這是她的權利。如果她要跑來看情郎打球﹐讓她覺得不舒服是不應該的。就隨她高興吧﹐兄弟。

與快艇隊比賽過後﹐大家士氣大振﹐好像舉行一場盛大的宴會。大家都要跟麥當娜合影留念﹐連積哈利的家人都來參一腳﹐索取簽名照。每一個人都對她與我有所求。

那段時間﹐我的情緒非常複雜﹐太多的訊息籠罩下來。他們要我跟麥當娜在一起﹐可是當我跟她真的在一起﹐又說我讓全隊分心﹐這沒有道理。

這不關約翰路卡斯的事﹐我就不曉得他在幹什麼。他從中得利﹐比誰都多。不過就是麥當娜來了﹐但事情卻變成這樣﹕麥當娜來看球﹐來看麥當娜。

別的球員也一樣﹐他們讓整個球隊變成像是馬戲團。NBA方面也讓這件事變成耍把戲﹐馬刺隊也好﹑我的隊友也好﹐都讓這件事變成耍把戲。麥當娜坐在前排﹐觀賞丹尼斯洛文打球﹐你能相信嗎﹖

那時候麥當娜決定要安定她的感情生活。跟她在一起感覺真好﹐她成熟圓潤﹑沒有架子﹑體貼。她的公眾形象堅硬強悍﹐私底下卻是個感性的人﹐她喜歡被人呵護著。

可是我還沒打算要安定下來。她要我平靜下來一陣子﹐快樂地跟她在一起﹐把生活步調放慢。

她經常說﹕“我經歷過舞台生涯﹐我也很狂野。”她要我結束我的瘋狂舞台生涯﹐可是我沒辦法立刻放下這一切。我仍然覺得樂在其中﹐仍在尋求新的挑戰。我要單獨出去﹐跟朋友在一起﹐可是她做不到﹐如果她這樣做﹐就會引起騷動。她一直在尋求一個地方﹐在那兒她只是個普通人而不是麥當娜﹐但卻很難找到。她不能輕鬆地跑到達拉斯﹐跟我和我的朋友一起打混。他們總會大驚小怪﹐造成不好的後果。

我沒必要躲在門背後。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如果人們習慣於看到某些人或事﹐不久那就會變成很正常的事了。在夜總會裡看到我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嘗試拉她出去﹐可是她實在很害怕到公開場合去。在她的立場﹐有點懼怕有人會對她不利。像她這樣高知名度的人永遠不會曉得是否會有瘋子在跟蹤﹐就像她保鏢射殺的那個傢伙就曾經威脅說﹐若是得不到她﹐便要把她喉嚨撕裂。出去吃個晚餐都不簡單。經常會有機會讓人偷襲她﹑攻擊她﹑使她無法動彈。

說來真悲哀﹐她被自己的知名度所囚﹐她不能做普通人做的事﹐她到任何地方都引起大騷動。人們注意我﹑煩我﹑跟我要簽名﹐可是我不會讓這些阻止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我想出去玩就出去玩﹐儘可能地維持正常。麥當娜做不到這點﹐只有少數幾個地方讓她能比較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