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章 (第八節)

我和麥當娜──一段老式羅曼史

在別人的想法裡﹐她生活在狂野﹑性感而瘋狂的世界裡。可她也有另外一面﹐柔性的一面。我有幸得以見到她那不同的一面。

我們有非常多相似的地方﹐她跟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完全契合。我知道﹐她也知道。

我告訴別人說﹕“我想她愛上我了。”

他們會說﹕“你一定是在開玩笑。”

“不﹐我沒有開玩笑。”

自從她嫁給西恩潘〔Sean Penn﹐演員兼導演﹐近作為《飛越死亡線》〕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如此深受過一個人了。我出現得正是時候﹐自以為自己找到了如意郎君。

我們不再聯絡了。我想現在她再跟我說話會傷了她的心。我不會再爭辯這個話題。我曾努力過﹐可是沒有達到理想的結果。我現在一點也不想再爭辯這個話題﹐如果她想找我談﹐她可以打電話給我﹐她知道我在哪裡﹐她曉得怎樣找到我。她不想跟我談﹐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會傷她的心。

她知道對我存有很深的感情﹐或者至少曾經有過﹐而現在一切都破滅了。雖然我不想這樣﹐可是她的這段感情已完全破滅了﹐我只想要有自己的身份﹐而不是活在她名氣的陰影之下。我想這點強過了我對她所有的感情。

她經常這樣說﹕“你必須了解我﹐只要跟我有關係﹐人們都會有話說的。他們會說你跟我在一起只是為了求名。”

“別人這樣說我無所謂﹐”我說﹕“可是我也不要你任何的幫助。”

我是這樣跟她說的﹐我不要別人認為我是她的包袱。我考慮良久﹐知道會因為麥當娜而帶給我很多的煩惱﹐我不要這樣﹐我可不是那些吃軟飯的繡花枕頭﹐我可以自力更生。

她並沒有對我生氣﹐只是覺得感傷。我付出了一些感情﹐可是只是照我期望那樣進行﹐我從未認真的對待這段戀情﹐因為自從我們做愛﹑又被人看到出雙入對之後﹐我還是無法理解﹐她為何要跟我這樣的人在一起﹐我不能跟她過去其他的男人相比。

我仍然以為自己是從警衛低微工作出身﹑凡事必須獨自爭取的那種人。因此﹐決定要不要跟麥當娜來真的﹐已非我能力所及。

這不只是一場游戲﹐我並非只是要“得分”﹐那不是球賽﹐所以我才麥當娜做愛。單是做愛並不是我所追求的。參加霍華史特恩的節目時﹐他不由地把這件事比喻成球賽﹐而我“得分”的成績不錯﹐這樣比喻我想可能也傷了她的心。

當我跟麥當娜在一起時﹐所引起的矚目令人難以相信﹐走到哪裡都有一大堆攝影記者等著﹐走到哪裡都有﹐好像我“不可能跟她在一起”。大家都對這段感情好奇﹐當他們得知此事時﹐幾乎可以聽到他們說﹕“好耶﹗真是大新聞。”這是NBA希望發生最大的新聞﹐讓兩個全世界最瘋狂的人在一起。

當我們剛開始談戀愛時﹐我想象著她家附近擠滿了記者﹐結果他們沒有守在她家附近﹐沒有那麼糟糕。不過每當我們有約會時﹐他們就出現了。不曉得他們怎樣發現的﹐可是每當我們到飯店或酒吧時﹐他們就象變魔術一樣地出現。超級巨星走到哪裡﹐人們就跟到哪裡。

我並非這樣想的﹕“哇﹐我跟個名人在一起﹐全世界最知名的女人﹐最性感的女歌手。”我從未這樣想。她在我心目中從來不是愛神﹐對我而言﹐她很獨特﹐能找到真正獨特的人約會實在很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