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三章 (第一節)

狂奔的公牛群──好戲在芝加哥上演

我認為從來沒有人跟丹尼斯坐下來好好談過。我們只是設定出對他的期許﹐然後看他是否能對球隊達成貢獻。他有熱忱﹑有能力﹐而我們知道他會加入我們並且把事情做好。 ──菲爾積遜 (Phil Jackson)

馬刺隊拿我跟公牛隊的中鋒威爾貝度〔Will Perdue〕交換﹐一個不會打球的傢伙。沒有附帶條件﹐可見馬刺隊多麼想要擺脫我。

我曾經被問到﹐拿我跟貝度毫無條件的交換﹐是否對我為一種侮辱﹐我的回答是這樣的﹕我一點也不覺得受到侮辱。受到侮辱的應該是馬刺隊﹐他們應該覺得受辱與窘迫。

他們應該拿我換“豬小弟”〔Babe the Pig〕﹐我根本不在乎。我不管馬刺隊拿我換來什麼﹐我只想離開聖安東尼奧。

在這項交易談妥之後﹐我在馬刺隊的幾名老戰友竟然還落井下石。這種事總是讓我感到驚異﹐一名為球隊立下不少汗馬功勞的球員﹐當他被賣掉或是拋棄掉後﹐便有一票人跑出來說他是個壞蛋﹐或者是說他其實對球隊沒有多少貢獻。

換言之﹐他們會說出不敢當面說出來的事情。可是他們在我走後咒罵我﹐我可要站起來把話說個明白。

大衛羅賓遜說道﹕“對我們來說﹐去年等於繳了白卷。有時候我覺得我們好象在荷利活。現在﹐我們再度成為一支籃球隊了。”

他們在聖安東尼奧說這句話說了十年﹕“現在我們是一支籃球隊了。”這他媽的是什麼意思﹖我在隊上的時候就不算是籃球隊了嗎﹖我們擁有全NBA年度最好的戰績﹐還打進西區決賽﹐難道不算是支籃球隊嗎﹖現在大衛羅賓遜因為得到威爾 貝度這名大中鋒﹐便會覺得更像是籃球隊了嗎﹖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好笑﹐這簡直是笨得可以了。

大衛羅賓遜每次遇到重要比賽時如果不怯場﹐那可能還比較像支球隊。要像一支藍球隊﹐他應該從這點開始著手。

再來談談查克帕森〔Chuck Person﹐替補前鋒〕。我在馬刺隊從未跟他有過節﹐跟他可能只說過兩句話﹐所以我怎麼會跟他有嫌隙呢﹖

在完成交換球員後﹐查克帕森說﹕“心理作用吧﹐我覺得我們已經變好了。以後大家都會準時﹐都會負責任了。”

如果是管理童子軍夏令營﹐這樣可以說是很完美了。大家準時排好隊﹐穿著整齊的制服向旗幟敬禮﹐那是件好事。可是﹐正如大衛羅賓遜所明白的﹐我們談論的是支藍球隊﹐對籃球要求的是什麼﹖大家都準時﹑在更衣室裡相互微笑﹑擁抱每一個人的老婆嗎﹖還是要一名知道怎樣求勝﹑怎樣達成任務的球員呢﹖

我無法相信查克帕森在我走後攻擊我﹐特別是查克帕森。他在季後賽裡毫無表現﹐這傢伙在季後賽命中率只有百分之三十﹐竟然還敢提著卵蛋來幹我﹖

如果我錯了﹐我會承認﹕確實﹐我確實做了些錯事。或許我太認真了。可是在那幾場對火箭隊的比賽裡有誰夠認真﹖我要問查克帕森﹕你挺身而出了嗎﹖你在季後賽裡有表現嗎﹖不﹐你沒有﹐也沒有投進。所以﹐閉嘴。

查克帕森在正規賽季裡的命中率為百分之四十二。他是名攻擊型球員──他不搶籃板球﹐也不太防守──整個球季每場平均得分為十點八分。因此﹐我需要在意他的話嗎﹖

我敢跟任何球員比較季後賽的表現﹐或者是拿我在該隊時的任何時間來做比較也可以。

我對這個行業裡的人早已十分寒心了。想要知道我對這項運動及打球的人﹑管理球隊的人為何如此地失望﹖這件事就是絕佳的例子。大家只知道相互攻擊﹑挖人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