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二章 備戰

我每場比賽的賽前準備功夫都是一樣。賽前食物是牛扒和馬鈴薯或牛排和薯條。我不會時常轉換食物, 因為這些食物所含的蛋白質能提供我所需的能量,尤其在比賽的第三節和第四節時間。這就是我如何調 節身體進入比賽狀態的方法之一。

人們說我吃得如小鳥般揀擇,這確是事實。小鳥不會吃得太多,只要足夠讓牠飛行便可。吃得過多的鳥 類都不能飛,而且最終只會被人所吃,例如火雞和雞。其他的就只會吃夠身體飛行所需的能量,這就是 我吃得那麼揀擇的原因。

大約在開賽的三個小時前,當正在品嚐賽前食物時,我已集中了精神。我可能會和朋友一起玩樸克牌, 或是在更衣室中看比賽錄影帶,但整天所想的都是有關比賽的事情。這可能是緊張的表現。我們這晚會 否有精彩的演出?我能否依照自己喜歡的方式作賽?無論如何,我也會預期己隊得勝。我能預測自己會 有出色的表現,但不能有絕對的保證。

我每一場比賽都會穿一雙新鞋,原因十分有趣。我想很多人都會和我有同感,就是當出外購物時買了一些新的 衣物如一套新西裝,穿上它時便會有煥然一新的感覺。我希望每場比賽都有這種相同的感覺。我在第一年的球 季並沒有這樣做,但之後當我穿上新的球鞋時,我會有這樣的感覺:「我穿上自己的球鞋踏進球場,令我雀躍 萬分,興奮無比。」

我經常會自己穿鞋帶,因為我希望每次縛上的鞋帶結款式都是一樣。而我亦會在每場賽事前花上頗多的時間去 做這件事。當一切準備就緒後,我便再無任何掛慮,可全情投入比賽。比賽結束後,我會將鞋送給他 人,但一些有紀念價值的比賽則會作自我收藏,例如 1990 年對克利夫蘭個人獨取 69 分;1986 年的季 後賽對戰波士頓取得 63 分及每一個總冠軍賽事,我也會把球鞋收藏起來。

對我來說,有兩件事情不改變的,一是我賽前的食物,二是北卡羅萊納的短褲。我每一天和每一場比賽 都會穿上北卡羅萊納的球褲,自離開母校後的每一天都如是。當我穿上它時,會感到十分舒服和有安全感, 因為那兒是我所得一切的根源。無論是參加比賽或穿上西裝,只要我穿上這短褲後便會信心大增。 過去的回憶隨著我一起前進,我想我和其他球員不同之處在於我的職業生涯有好的基礎,而這基礎便是來自北卡羅萊納大學。

現在我每次聽到介紹球員出場的聲音仍會感到熱血沸騰。你聽到球迷對你的呼叫聲並感到他們對你的尊 重。我只知道有很多人聚集在場館中並且歡呼大叫,除此之外我再聽不到其他的聲音。我不會完全集中 精神至球賽正式開始。我是那種賽前在更衣室四處作弄人和說笑話的人,但十五分鐘後你不可以和我說 一句無聊話。了穿上北卡羅萊納的短褲外,我另一種堅持的習慣就是要是最好纏好護踝和換上球衣的一 個。比賽時我可表情多多,嬉皮笑臉,但我腦海中始終只有一個目標:勝利。

我踏進球場第一件做的事,就是看看我的妻子或家人有沒有到來觀看比賽。直至看見他們安全到達並坐 在那裡我才可放鬆自己和真正投入比賽。

如果我妻子前來觀看比賽但未能準時入坐的話,她知道我會不高興。我不知道他們會發生甚麼事情,所以比賽開始前我希望她可 以在場,因為這樣能令我較為安心。有好幾次當比賽開始時,我的妻子和父母還未進場,使我不斷四處張望,直至看見他們安全 到達為止。我要將所有的事情安頓妥當才可以安心比賽。這是我的本性。

一旦踏進球場,我已為比賽準備就緒。如果你要和我對賽,你也要有很好的準備。假如你稍為鬆懈,我便會壓倒你。如果事情發 展到「我讓你得分,你也讓我得分」的局面,那麼,對不起,這不是一場好的籃球賽。籃球就是競爭,這是比賽的本質。如果雙 方任由對手取分,那便與明星賽沒有分別,並非真正的競賽。那只是一個表演賽或球技展覽,就如演戲一樣。如果事情真的如此 ,我寧願不參加比賽。

有很多人,當他們想再跨前一步時會向自己說:「唏!我不需要做這些,因為這只是一個遊戲。」這會令我十分氣憤,我不可以和這些人打球。不錯,這只是一個遊 戲,但遊戲的目的就是取勝。現在有不少人都會這樣看待比賽,認為「球賽只是一場遊戲,你應該從中 獲得樂趣。這樣,你便不會視比賽如生命般重要。」我對此並不贊同。如果我要打球,一踏進球場便要 取得勝利。我在這裡並不是為了遊戲。這並不是我,這並非我的一貫作風。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