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三章 我的球賽

因此,我的建議就是向好的一面想及從失敗中獲得力量,有時候,失敗可令你更接近你的目標;如果我 正嘗試去修理一部汽車,每一次當我失敗時,我可知道自己更接近答案。每一個偉大的發明家都是經過 無數次的失敗而成功的。

我覺得比賽時的恐懼是由精神不集中所構成的,如果我站在罰球線前的時候,腦海內正想著有超過千萬 球迷及所有場邊攝影機的焦點都是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話,我或許甚麼也做不到。

所以在這時候我會想像一個自己熟悉的地方,例如是在練習罰球時的情景,利用千次練習的技術和動作 去完成罰球,這樣你便會忘郤一切其他事情,只知道自己所做的全是正確的,因而能夠輕鬆地發揮;球 既已離手,之後所發生的事情也全在你控制以外,無必要過份擔心。

我能接受失敗。每個人都會在某些方面遇過失敗,但我不能夠接受不去嘗試;因此我不怕去嘗試棒球這運動。我不能說:「因為 我害怕沒有隊伍肯收留我而不去嘗試。」只要你是全心全意輸贏與否已變得不再重要

你要循序漸進,慢慢建立自己的信心和實力,直至你贏得 NBA 總冠軍。就如你兒時參加一些小型的棒球聯賽,當己隊要一個全壘 打才能勝出時,你便會將球打到公園以外。然後踏入高中時,你要射進一球以贏取勝利,那一球也應聲入網,到最後升上大學亦 然。經過每個階段的鍛鍊,你便會越來越有信心,直至你到達最高境界,就像我現在處身的階段,你會想:「給我這一球,我會 射中的,絕對沒有問題。」如果你成功將任務完成,那麼,每個人也會向你揮手歡呼。如果你射失了,那又怎樣?因為你之前曾 經成功過,有承擔失誤的膽量。但總括而言之,你會深信自己可以成功,因為過去你曾有成功的經驗。

當我和一些得分球員對賽時,例如烈治米拿 (Reggie Miller)、 佳特德士拿 (Cylde Drexler) 和祖杜馬 斯 (Joe Dumars),在比賽前,我會預先分析他們不同的打球風格和習慣。我應否在比賽早段主動攻 擊他?這樣他在其後的比賽便會專注於防守方面。我用不同的方法應付不同的球員,因為我除了要阻止 他們得分外,也要從他們身上取分。有時,只要於一方面做得好,另一方面也會有所得著。

我和德士拿已經對賽多年,當他早段時間射球不準時,我知道他將會充滿威脅性;相反來說,如果他一 出場便得心應手,那後來便再無威脅性了。是否十分有趣?因為如果他首五球全中,對我來說並不會造 成問題,因為其後他只會專注於外圍投射而忽略其他事情。但如果是米拿首五球全部應聲入網,那晚我 便會遇上大難題,因為一個好開始能增加他的自信心,使他的射球更具威脅性。反之,若德士拿在比賽 初段已有好的表現,他便會顯得過份自信,從而任意射球。至於杜馬斯,他不會在比賽剛開始時表現得 十分主動,反而會慢慢融入比賽之中。只要當他掌握比賽的節奏後,便能發揮其最大的威力。米拿的情 況和他相同,同樣需要那種比賽的節奏感和原動力。如果他們能投中首五球,便會開始不停說話,並進 入比賽狀態。面對以上三類不同的球員,我要運用三種不同的方法來對付。

在防守方面,我和其他球員一樣,主要是依靠揣測而行。當我進攻時,我會完全知道下一步要如何走;在防 守時,我也能估計對手將會如何行動,不過當然不及進攻時估計得那麼準確。這就是比賽的特質。

但是,現在這一刻,我相信自己是最出色的球員,因為我在進攻和防守兩方面都比任何人更為落力。我是否 從古至今最優秀的球員?我不知道,但我確能攻守兼顧,而且我還做了很多大家並沒有留意的事情。既然如 此,我又怎能與其他人比較呢?我不知道。我只是深信自己在球場上所做的一切遠遠比他們為多。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