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章 第一個總冠軍

“米高佐敦在那兒?”––––正在為全美球迷報導優勝隊伍在慶祝時情況, NBC電視台的報導員, 波布哥士迪斯叫嚷著!
“有沒有人看見米高佐敦?”
米高佐敦此時正躲在房間的一角哭泣, 而他的父親占姆斯和妻子佛蓮達亦伴在他的身旁, 米高佐敦緊緊地抱著優勝的金杯, 雙眼更不斷地流出眼淚. 金黃色的獎杯被米高流下的淚水弄濕, 發出了異樣的光芒. 隊員的歡呼聲令更衣室產生迴音, 但就只有米高佐敦一人像處於另一世界般.

“各式各樣的思潮起伏, 令我不自覺地流露感觸.” 米高佐敦如是說.
“雖然這七年裡很辛苦, 但我一直沒有放棄過希望.”

米高加入芝加哥公牛已有七年. 這段期間教練, 隊員不斷換人, 米高佐敦被批判為 “一人球隊” 又或是被譏諷為 “優勝不了的超級巨星”. 這些不愉快的回憶, 像走馬燈一般在米高的眼前打轉, 令他自然地流出男兒淚. 而一直支持米高佐敦, 了解其心情的全美球迷在電視上看見此段訪問時, 亦和他一樣哭起來.
1990年11月, 這年是米高佐敦加入職業球隊的第七年, 球季開幕前米高佐敦就已感覺一份優勝的預感. 在集訓, 練跑時亦曾多次把此話掛在口邊 ––––”看來今個球季是最有可能獲得優勝的一年.” 上年度的東岸決賽中, 公牛發敗於底特律活塞時, 米高佐敦立刻提出 ” 希望能加入一些能即時有表現的熟練球員, 來代替那些有資質但成長需時新人.” 的請求. 公牛隊在聽過此話後, 便立刻在夏天獲得了兩位老練的球員加盟, 他們分別是由新澤西換過來的後衛丹尼斯賀普遜, 與及以自由身簽約的前鋒祈里夫蘭比斯頓.

原是新人的 BJ 岩士唐和史堤斯京亦進入第二個球季, 他們的成長十分令人期待. 至於米高佐敦, 史葛迪柏賓, 荷利斯格蘭, 約翰柏臣, 比爾卡特威治等正選已是數年不變的陣容. 特別是柏賓和格蘭經過夏天增磅特訓後, 變得比以往更強而有力. 不過最令人關心的仍是米高佐敦, 27歲的他作為一個球員是最巔峰的時期. 過往曾多次被底特律活塞阻礙著, 令公牛隊踏不出最後一步, 但憑現今的實力看, 極有可能突破此關口, 米高心中一直有此感覺.

這一兩年之間底特律活塞是公牛隊最大的敵人. 底特律活塞既是89,90年的 NBA 總冠軍, 那當然是每一支 NBA 球隊希望打倒的目標, 但當中又以他們和公牛隊的關係最特別. 底特律活塞一直以來都是以鞏固的防守作為武器, 他們出名以充滿勁力的方式來打籃球, 因此有 “壞孩子 Bad Boys” 之稱. 公牛隊連續 3 年在東岸決賽時碰上底特律活塞, 但每次均被他們所擊敗. 有時候活塞隊不惜以技術性犯規來對付公牛隊, 因此對公牛隊來說, 與其把活塞隊說是對手, 倒不如說是仇人更適合些.

底特律活塞在面對公牛隊時, 多數會使用通稱為 “佐敦規條 Jordan Rule” 的防守戰略. 當被問及何為 “佐敦規條” 時, 卓克迪利 (當時底特律活塞教練 ) 便這樣說 : ” 即使米高佐敦要上廁所, 我們也會派人去作出防守.” 去廁所也跟著這當然是開玩笑, 但事實所有隊員都經常意識著佐敦所在的位置. 每當球交到佐敦手中便會以 Double Team 甚至 Triple Team 去防守. 換句話說無論幹什麼也要把佐敦的得分減至最少, 這是此防守方法的最終目的.
對於整隊中以佐敦取得最多分數的公牛隊來說, 這種防守方法無疑是相當有效的. 每當籃球交到佐敦手中, 敵方的隊員便一湧而上把他包圍起來, 令他不能取得分數而且消耗其體力. 而公牛隊的其他球員亦因習慣了由佐敦取分, 因此在想到應付此防守方法之前, 公牛隊可謂毫無辦法.
“希望能減輕佐敦的負擔.”

在 90-91 年球季開幕之前, 菲爾積遜教練如是說. 在球季中減輕佐敦的負擔, 目的是令他能有足夠體力在季候賽時作戰, 而且同時因為意識上要減低佐敦的負擔, 吏此必須期待其他球員的成長. 要攻破底特律活塞不能單靠佐敦一人, 全部球員的得分實力是絕對需要的. 當積遜在 89 年夏天, 由助教升任為主教練時就一直有此想法. 然而實際上, 積遜在就任主教練時首項和佐敦商量的事情亦都是此問題.
“那時候, 佐敦是以幫助同隊成員為己任, 而隊友亦能以佐敦為中心取得勝利. 但這種方法在對抗強隊時是不足夠的. 我認為有兩件事情應該要改善, 首先是必須要令其他隊員也能成為比賽的中心人物, 這是當前急務, 第二, 是要想出一個辦法能令其他球員亦可成為球隊的重大得分來源, 這方面佐敦的幫助也是重要的.
這時積遜教練又重覆著說.
“與其說要減低佐敦的得分, 就不如說不單是依靠一個球員去進攻, 而是必須要有更具系統化的進攻力.”

當人們談論佐敦的時候, 首先會提及的必定是他那無出其右的攻擊力, 接著還有其敏捷的動作, 當他躍起時彷彿像在天上飛舞一般的彈跳力, 與及在空中能因應對手的動作, 而作出適當的射球等這種身體控制力. 再加上你以為他會使出強力的入樽, 誰知他突然在外角來一個跳射. 在全球籃球界最高峰的 NBA 歷史上, 佐敦肯定是首一, 二名最優秀的玫擊球員.
在積遜就任公牛隊主教練之前, 公牛隊的攻擊可謂全由佐敦一手包辦, 為了要令他發揮出本身能力的最大極限, 他們會經常運用 “絕緣戰術 Isolation Play” 當籃球交到佐敦手中, 其他球員便會走往相反方向以免防礙他, 剩下的就交由佐敦負責. 佐敦伸一伸舌頭描準籃球架, 2 至 3 名對方的防守球員一湧而上, 但佐敦仍能輕鬆的入球, 有時甚至躍過對手入樽, 想得分可說是輕而易舉. 對付 NBA 一般的隊伍這方法無疑是十分足夠, 但是當面對著堪稱擁有 NBA 最強防守力的底特律活塞時, 單靠佐敦一人之力就不足夠攻破對方了.

要接受積遜的提議, 對佐敦來說其實並非一件易事, 這一個稱為 “三角攻擊” 的進擊方法其實是要 5 名球員任部站在一個平均的位置上, 從而製造一個準確率最高的射球機會. 5 名站在球場的選手必須要看準對方防守的舉動, 相應地改變攻擊方法. 有時候明明覺得自己上前攻擊機會比較簡單, 但因為要強化自己隊伍的合作性, 所以還是把球傳給別人, 亦因此要忘記隊友的失誤, 為了訓練此攻擊方法, 就算在比賽時處於下風亦要忍耐下去. 對於即使是練習賽也不想輸的佐敦來說, 這實在是很困難的事情, 但即使是這樣也好, 明白到單靠自己一個是勝不了活塞隊的佐敦, 最後還是接納了此方法.
“佐敦明白到此攻擊法的力量, 亦知道其實用性. 最關鍵的是他並非一個自我中心的人, 如果當初佐敦是不能頑強地忍耐的話, 相信我們亦不能成為如此成功的隊伍.” 積遜這樣說.

Pages: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