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十章 第一個總冠軍

到了季後賽公牛隊由過往的白色球鞋換上了黑色球鞋, 這是為了展示球隊團結的新傳統. 菲爾積遜亦特別戴上 1973 年在紐約人擔任中鋒時代的冠軍指環, 令球員意識到今季將有可能獲得優勝.

在季後賽公牛隊首個遇上的對象是積遜的老家—-紐約人. 在此戰當中公牛隊用上了 “伊榮規條” 來對抗柏德烈伊榮, 徹底令他的行動受制. 結果伊榮在這場比賽中只能取得 6 分, 破了自己季後賽的最低得分紀錄, 公牛隊以相差 41 分的大比數擊敗紐人.

“我是很明白柏得烈伊榮的心情, 因為我亦曾經有個相同的經驗. 當被 Double Team 包圍, 而且自己的犯規又增加了的時候, 隊友的活躍是必須的. 今日我們的防守就很巧妙地控制了對手.” 佐敦賽後說. 結果公牛隊在這循環中獲得 3 連勝, 順利進入第 2 循環. 而下一個犧牲者, 是剛剛淘汰密爾沃基公鹿, 並同樣是直落 3 場獲勝, 相當意氣風發的費城 76 人.

費城 76 人的明星級球員查爾士巴克利是佐敦的好朋友, 兩人是在 84 年洛杉磯奧運代表集訓營中認識的, 兩人志趣相投, 在集訓期間每晚也一起玩樸克.

“在查爾士巴克利的面前我可以做回一個普通的 “米高”.” 佐敦如此說. 兩人就像學校裡的不良生和優等生的對照般, 巴克利腦袋想起什麼就會立刻說出來, 相反佐敦處處為人設想, 甚至會為巴克利辯護.

雖然兩人是好朋友, 但在球場上就是敵我分明, 毫不留情. 賽前巴克利曾揚言 :”在第五場比賽內就可收拾公牛隊.” 但結果在第五場比賽結束後提早放暑假的並非公牛隊, 而是巴克利所率領的費城 76 人.

在這循環的第 3 戰中, 佐敦雖忍受著膝頭發炎的痛楚, 但仍能取得 46 分的好成績. 不過, 在比賽完結前費城 76 人的哈士賀堅士射出的 3 分球成功入籃, 令公牛隊以 2 分之差敗給費城 76 人, 成為季後賽的首場敗仗. 不過之後的第 4 戰中, 佐敦 ( 得分 25, 助攻 12 ), 柏賓 ( 得分 20, 籃板球 9 ), 格蘭 ( 得分 22, 籃板球 11 ), 分別取得平衡, 憑著攻擊力和防守力令公牛隊獲得勝利, 當回到芝加哥主場的第五戰更一口氣把對手解決. 在這場比賽中, 佐敦個人獨得 38 分 ( 最後 6 分鐘內取得 12 分 ), 除此之外亦搶下 19 個 籃板球, 破了季後賽自己最高的紀錄, 同時, 他的滕患亦隨之而消失了.

“為了勝利我亦會不惜去幹任何事, 但始終一人之力有限, 大多數在力有不及之時事情亦告完結. 我過往也曾處於過同一狀態, 因此是很了解他的.” 佐敦非常同情好友, 但亦令人感覺到, 能以過去式來形容失敗的苦痛是件喜悅的事.

當時東岸決賽的對手還未決定, 最近 7 年裡一直是東岸聯盟冠軍的兩隊 ( 波士頓塞爾特人和底特律活塞隊 ) 仍在進行激戰, 爭取和公牛隊決戰的資格. 對公牛隊來說, 和塞爾特人作賽比和活塞隊作賽輕鬆得多, 但公牛隊每一位成員, 都希望能夠和活塞決一勝負.

“其實和哪一隊比賽也不要緊, 但我的競爭心對自己說希望能夠和活塞決戰. 現在的活塞仍是冠軍, 要取得他們手上的東西, 是應該直接從他們手上取的.” 佐敦說.

柏賓亦表同意說 :”想到勝負就當然是波士頓比底特律比賽多一些.”

終於他們的願望也能達成, 連續 3 年東岸的決賽都是活塞對公牛之爭. 但和前兩年最大不同的, 是今次公牛隊擁有主場的優勢, 可以說是公牛隊較佔優.

“過去 3 年令公牛隊完結球季的經常都是活塞隊, 報仇的時間終於都來臨了.” 佐敦說.

另一方面, 活塞隊的艾西亞湯馬士亦露出自信的徵笑說 ;”在球季中, 公牛隊多次提及想和活塞作賽, 現在亦如他們所願, 我們決戰的時候到了.”

跟活塞的第一戰中, 佐敦一直忍耐, 貫徹到底的 Team Play 終於也能開花結果. 雖然在比賽中佐敦未能把握攻擊的節奏從而取得佳績, 但柏賓等球員則能夠在重要時刻取得入球, 最後以 94:83 擊退活塞.

“今天真是須要感謝周圍的各位. 雖然今天我的表現未達水準, 各位, 特別是在控制球賽方面實在十分出色. 這樣就表現出公牛隊並非是一隊 One Man Team.” 在比賽後佐敦對自己的隊伍說.

在兩天之後, 佐敦駕著黑色的 BMW 由 Chicago Stadium 回家的時候, 公牛隊已得到 2 勝 0 敗的優勢. 佐敦個人獨得 33 分, 公牛隊以 105:97 再次大破活塞隊. 比賽後會見記者之時, 活塞隊的卓克戴利教練在回答記者餘下 5 場比賽連勝 4 場的可能性時答道 :”不要說 4 勝, 我現在只想著最少要勝 1 場.”

活塞隊的 “佐敦規條” 在這循環賽事中可謂毫無效用. 公牛隊在以往是一支沒有了佐敦就一定會落敗的球隊, 但現在已經不同了. 即使佐敦未能取得分數, 但其他球員如柏賓亦能補上取得佳績, 而且公牛隊的半場防守亦把活塞的進攻完全控制於股掌內. 活塞碰上此情況不免表現出混亂 甚至使用粗暴的作戰手法, 但公牛隊就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似的繼續比賽, 公牛隊的冷靜就更令活塞忘掉自我, 多次出現錯誤及犯規.

連佐敦也好像明白到活塞的心理.

“我向洛文說 “如果你是得過最佳防守球員獎的話, 就試試來這兒欄截我的進攻吧.” 我嘗試向活塞隊幹那些他們經常幹的事, 這樣做他們就會很快地失去冷靜.” 佐敦後來在 Playboy 雜誌上接受訪問時的講話.

第 3, 第 4 戰轉換了比賽場地, 改往底特律的主場舉行, 但結果仍是一樣. 第 3 戰公牛隊以 113:107 取得勝利, 他們一刻也沒有放鬆下來, 到了第 4 戰更以 115:94 淘汰了底特律活塞. 被公牛隊連勝 4 場的活塞隊顯得沒精打采, 在比賽完結後也不等待和公牛隊球員握手便立刻回到更衣室去, 表現毫不大方.

Pages: 1 2 3 4 5 6 7